手機版 | 網站導航
首頁 > 經典雜文 > 時事評論 > 就業協議用人單位意見|用人單位“廣種薄收”就業協議成一紙空文

就業協議用人單位意見|用人單位“廣種薄收”就業協議成一紙空文

時事評論 | 2019-11-09 | 閱讀:
【www.rhgdyk.tw--時事評論】 找不到工作是痛苦的,然而對一些大學生來說,痛苦卻是因為找到了工作,

用人單位“廣種薄收”就業協議成一紙空文




如果沒有意外,這些天南海北的大學生將在就業形勢嚴峻的2009年成為同事。2008年歲末,他們與國內著名制藥企業——藥明康德新藥開發有限公司簽下就業協議,但協議在履行中遇到了困難。


今年4月上旬,不少準雇員陸續接到被認為是“晴天霹靂”的通知:由于金融危機影響公司運營,他們或是被推遲入職時間,或是降低原定的薪酬。如不接受可自謀出路,公司可 “無條件”解約。


入職日期沒有明確。這意味著,已于春季或將在夏季領到畢業證書的這些大學生不知何時上崗。


惱火卻不敢發火——公開揭發未來的東家,也許會讓自己更快地失去職位,這種顧慮讓他們強烈要求匿名。


繼續等待還是放棄?


以實力和薪酬而言,藥明康德是一個不錯的去處。很多學生為它放棄了其他的工作機會。


2000年年底創立的藥明康德是一家醫藥研發服務公司,在中美兩國均有運營實體,同多家制藥巨頭均有合作,最近4年連續入選“德勤中國高科技高成長50強”。該公司屬于三資企業,其母公司無錫藥明康德(開曼)有限公司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。


學生們原本以為,畢業后立即上崗是順理成章的事。


但4月8日、9日,許多學生接到藥明康德公司一名女士的電話:由于公司遇到金融危機,現在通知你們10月之前都不會有任何入職的安排。


“我問時間確定嗎?她沒有說話。我說那這段時間怎么辦?她說由于時間比較長,公司希望你們如果找到其他合適的工作,可以到公司來解除協議,我們會為你開解約函。我說到底確定不確定,她始終不回答。”一名男生回憶。


而一名女生清楚地記得,通知是這樣的:“因為金融危機影響,項目有問題,你們的入職時間都需要往后推遲。10月之前你們都不可能入職了。公司為你們考慮,怕這段時間太長,耽誤你們另找新的工作,公司討論以后決定可以讓你們無條件解約。入職以后還有一個問題,薪水和當時約定的不一樣,會低一些。”


這名學生已于今年1月畢業,在等待中,她的報到證和戶口遷移卡都已過期。


相當多的學生出自中國科學院化學研究所、南開大學、復旦大學、蘭州大學等名牌學府和科研機構,普通院校畢業生也為數不少。


拖著學生 “自愿”毀約?


上海的一名碩士說,自己本來還“滿心歡喜”,可現在“感到天要塌下來”。


去年12月,她同藥明康德上海公司簽約,但遲遲等不到入職的消息,

資料共享平臺

《用人單位“廣種薄收”就業協議成一紙空文》(https://www.unjs.com)。她的上海戶口申請書已經上報,但由于沒有入職并訂立勞動合同,迄今無法落戶。而上海戶口的申報截止日期是5月31日。


為了取得上海戶口,她必須迅速與藥明康德解約,并在所剩無幾的時間內找到下一個雇主。


但是,多名學生對記者說,應屆畢業生求職的黃金時間已經過去。


然而,對于藥明康德的做法,學生們卻無可奈何,因為當初簽訂的就業協議里,本就不存在關于何時入職的條文。


在向記者出示就業協議之前,天津大學一名學生還以為自己的協議上明確寫著7月1日入職。這是他參加招聘時親耳所聽,并一直深信不疑。


他打開協議,沒有找到這條約定,頓時愣了。


得悉延遲入職時,他“一聽就蒙了”。“這事兒不都定了嗎?我一直不太關心,因為已經簽完了,就沒找其他工作。”



這名學生問過公司人力資源部,是否有可能無限期推遲,工作人員遲疑了一下,說“是”。他追問:“你們這算不算違約?”對方回答,這不算違約,我們只是推遲了入職時間。



學生們猜測,拖得讓人失去耐心之后,藥明康德讓學生自己提出解約,這樣便不必支付違約金,還可慷慨地宣稱“無條件解約”。有學生說:“公司變相讓我們違約,這種方式實在讓我們難以接受。”



就業協議成一紙空文?



“一份三方協議書,簡直就像一張白紙,起不到絲毫的保護作用。”北京一名學生說。



俗稱的“三方協議書”,即《全國普通高等學校畢業生就業協議書》”,由教育部學生司制定,全國統一格式。由學校發給,畢業生簽字,用人單位蓋章,畢業生本人保存一份,作為辦理報到、接轉行政和戶口關系的依據。



南開大學就業指導中心主任劉月波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“三方協議”其實是兩方協議,學校所起的作用只是見證。一般來說,它簽訂在勞動合同之前。



學生與用人單位達成就業意向后,就從學校領取協議書。協議書經過學生與用人單位簽字蓋章,再交由學校蓋章。對高校來說,一名學生簽訂了三方協議,則視為找到了工作。



就業協議對學生的約束顯而易見:每人只能領取一套經學校編號備案的就業協議書,因此只能與一家用人單位簽約,一旦違約就將面臨教育部門的壓力。近年來,學生違約引發的誠信批評時有出現。



劉月波說:“教育部門應該反思這個問題,就業協議書對用人單位有多少約束力?”



他說,就業協議書的作用就是約束雙方的接收和報到。“咱們能約束學生,學生違約可以不給報到證。企業呢?”



針對藥明康德事件,上海一些大學生撥打了勞動保障部門的投訴電話,得到的答復令他們失望:我們只管正式勞動合同下的事宜。


本文來源:http://www.rhgdyk.tw/zawen/615265/

推薦內容

推薦閱讀

時事評論熱門文章

三连码免费网址